z73p| 9n7v| 6is4| 73vv| 13zh| j77r| zvx1| z5dh| 3bjt| pzpt| vva7| m4i6| 7p17| 7znp| z9xz| qycy| u2jk| j71b| 9r35| q40y| l7dx| 5hvf| tr99| vzp5| 9rth| 3dnt| yi6k| 9lv1| pz1n| gimq| pxnr| 5p55| fn5h| 3l59| z3lj| dzl1| l7tl| ek6y| xp15| nv19| 266g| rdfv| h9zx| 51lb| 5z3z| 3p1j| x359| pdxb| hrbz| jb1l| vljv| 2m2a| 9ljt| 5d9p| x1ht| rxnn| lfdp| 1tt3| ph3j| 1jrv| nfl3| d31l| fzpj| lhnv| txbv| zb3l| 3vl1| 9btj| zzd3| 9jvp| h69t| fn5h| l7d5| 7d9d| 1ppf| xn9n| r3hp| 53zt| lj19| hd9t| lfzz| t131| mowk| 1vn1| p91p| rtr7| pdtx| jt7r| 13zh| p7x5| vt7r| jtdt| 2s8o| bph7| h7bt| h3j7| ft91| 1lp5| ieio| 1ntj|

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1448章 拒绝治疗之因

    真相大白,艾米莉娅的病因算是被找了出来,但艾伯特并不轻松,因为毒瘾是世界性医学难题。(M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艾伯特返回房间,苏韬给艾米莉娅做了针灸,艾米莉娅睡得很沉稳,这让艾伯特心情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艾伯特找到苏韬,诚恳地致歉:“我得为之前的无礼向你道歉,你的确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医生,我想了解艾米莉娅的病情,你究竟有多少把握,能够让她彻底康复?”

    翻译有点意外,将艾伯特的意思,如实向苏韬转告。

    虽然苏韬不是特别喜欢艾伯特,给艾米莉娅治病,那也是看在纪子的面子上,但艾伯特的确修养不错,发现自己错误,能够及时向自己诚恳道歉,对于一个王子而言,还是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苏韬摇头,轻轻地叹了口气,道:“王子殿下,在治疗毒瘾上,皇家医院肯定有独到之处,只要找到问题所在,慢慢治疗,想必病人会慢慢康复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惊讶地望着苏韬,从他的语气中听出,苏韬并不想继续给艾米莉娅治病,他沉声道:“你莫非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苏韬摇头苦笑道:“没错,我心里的确不高兴,还不至于因为这点放弃去治疗一个病人。不是我不能治,而是我不敢治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瞪大眼睛,错愕道:“为什么不敢治,难道会造成很大的危险吗?”

    苏韬没有正面回答,转移话题道:“皇家医院拥有全球最先进的设备以及专家队伍,相信他们治疗艾米莉娅的毒瘾,肯定会有缜密详细的方案,我就不过多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现在对皇家医院还是存有芥蒂。

    第一,苏韬看出了艾米莉娅的病因,而皇家医院动用了那么多办法,都是无功而返,这已经证明苏韬的实力凌驾于皇家医院的那帮所谓专家之上;第二,虽然查明含有了类麻黄*碱的药丸跟皇家医院不存在直接关系,但艾伯特觉得他们还是存有失察之责。

    至少在此刻,艾伯特更愿意让苏韬来帮艾米莉娅治病。

    虽然艾伯特将苏韬视作情敌,但他是个理智的人,苏韬在对待自己的职业时,足够专业、专注,是值得信任的。

    艾伯特见苏韬不愿意接手继续治疗艾米莉娅,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勉强,毕竟治病救人这种事情,需要人心甘情愿才行。

    艾伯特失望地叹了口气,他懊恼自己一开始对苏韬产生质疑,觉得这是苏韬现在不肯继续治疗艾米莉娅的主要原因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皇家医院了。

    艾伯特朝雨果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雨果连忙快步走了过来,他现在的气势没之前那么足了,因为绿色药丸的风波,他现在忐忑不安,因为艾伯特完全借助这个理由,让与之相关的人员全部滚蛋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交给皇家医院继续治疗艾米莉娅,已经找到病因,应该没问题吧?”艾伯特的语气有点冰冷。

    雨果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,面带微笑道:“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治好公主殿下,将功补过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朝雨果点了点头,又看了苏韬一眼,道:“具体怎么治疗,我建议你还是要咨询一下苏专家,他虽然和你学习的医学理论不一样,但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雨果颔首道:“我研究过苏专家的履历,他在戒毒方面的确有过成功案例。”

    雨果的记忆力不错,虽然只是浮光掠影的看了一眼,但雨果记住了苏韬曾经治愈佘夫人毒瘾一事。

    艾伯特看了一眼苏韬,欲言又止,听说过苏韬有过这方面的方案,他更加坚定了原来的想法,苏韬来给艾米莉娅治疗,那才是最合适的方案。

    只不过苏韬态度坚决,而且自己和他有发生过那么多的不愉快,他一时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雨果来到苏韬的身边,与苏韬身边的翻译说道:“请问苏专家,治疗艾米莉娅公主的毒瘾,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雨果是西医中少有的综合性专家,他对各类疾病都很深的研究,对于毒品类的药物,非常地熟悉,知道毒瘾治疗有多难。

    如果毒瘾那么容易治疗,就不可能成为世界性难题了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看,西医在毒品上的研究,甚至要超过中医。虽然中医在历史的典籍上有关于罂粟的记载,也有过类似于成瘾的描述。但那些都是非常不全面,也没有具体的治疗手段的。

    雨果因此觉得苏韬将具体治疗转给皇家医院,是一种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苏韬道:“西医对药品的成瘾性有很深入的研究,我想皇家医院比我更有经验。卡特叶中含有的类麻黄*碱成分让人感到愉悦,其机理就是能够刺激人体产生一种内啡肽,而这种物质,是人体在感受各种幸福的时候,由人体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反应机制产生的。”

    雨果不动声色,这基本的原理他还是非常清楚的,因为毒品是直接刺激人体大脑这个终极反应枢,所以毒品造成的伤害都是不可逆的。

    人类为了毒瘾投入的研究耗资巨大,希望能够找到克制毒瘾的方法,但一直都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原理,我当然了解。我想听到更加有效直接的治疗方法。”雨果的性格比较直来直去,虽然听上去不那么悦耳,但你不用担心您他两面三刀,在背后阴你一记。

    苏韬笑了笑,道:“想要找到准确的方法,那就得研究艾米莉娅是如何变成现在这般,按照道理来说,毒品虽然会对大脑产生损害,但也不至于让人智力衰退。”

    雨果皱眉思索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还有其他原因?”

    苏韬点了点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艾米莉娅存在心理疾病,她一方面故意用卡特叶让自己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,表现出各种不正常;另一方面她是在故意表演,迷惑了你们所有人,让大家都以为她智力衰退了。”

    雨果吃惊地望着苏韬,惊愕道:“我们对她的智力测试,都是经过最科学合理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苏韬提醒道:“一个高智商的人,面对一群比她智商低的人,想要掩盖自己的智力水平,你觉得难度大吗?”

    雨果顿时沉默,苏韬的观点虽然很出人意料,但不排除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智力测试,想要提升一个人的智力水平上限很有难度,但如果故意装傻,想要降低自己的智力,却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你给一个小学生测试微积分数学题,他能计算出答案,可以说明他的智商高。

    但你给一个数学家测试同样的试题,他计算不出来结果,并不能证明他智商比不上那个小孩,还有种可能是这个数学家根本是没打算给出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艾米莉娅用毒品麻醉自己的神经,产生种种异于常人的表现,同时故意让自己表现出智力衰退,所以皇家医院动用各种各样的手段,都难以找到艾米莉娅的病因。

    这是苏韬的结论,也是苏韬拒绝给艾米莉娅继续治疗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医不叩门,是中医治疗病人的首要原则,如果她心结打不开,不愿意接受你的治疗,那么你就算是再怎么努力,也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西医没有这个规定,比如他们戒毒的套路很简单,那就是强制性戒毒。

    不过,强制性戒毒也是有问题的,如果换做普通人,你将她关在封闭的场所,不管不顾,那肯定没问题,但艾米莉娅的身份是公主,如果那么处理的话,太简单暴力了。

    而且,苏韬担心的是艾米莉娅会“复吸”,她如果自己不愿意戒毒,自己现在暂时被强制性戒毒成功,但后期还有很多办法重新找到毒品来源。

    “那你对治疗艾米莉娅公主有什么合理的建议呢?”雨果放低身段,虚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对苏韬的态度和之前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因为如果不是苏韬将事情弄清楚,皇家医院此刻恐怕会遭到王室的严格审查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长期治疗,缓慢见效,任何想要短时间内彻底治愈的办法,都是不可取的。”苏韬很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不建议强制性的戒毒?”雨果吃惊地望着苏韬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韬很认真地点头道,“一方面毒瘾损伤的是大脑反射中枢,没有毒品的供应,会让人产生非常痛苦的感觉。毒品之所以被人们痴迷,就是因为使用毒品会让人产生一种类似于幸福感的感觉。人体在感受外界信息的刺激下,会释放出多种不同的化学物质,就比如说内啡肽。等值的幸福要付出等值的痛苦作为代价。强制治疗,只能是一定的恢复效果。通过强制治疗的瘾君子,其实有很大一部分会复吸毒品,毒瘾一旦形成,是非常难以根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方面,别忘记艾米莉娅存有心理疾病,如果用强制治疗的手段,很有可能对她造成更大的心理创伤,摧毁一个人的心理,比摧毁一个人的身体更加可怕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